安徽三寶棉紡針織投資有限公司
行業動態
紗線利潤再受壓縮 紡紗老板紛紛選擇價格戰
2016-10-17
  據河南、河北、山東等地棉紡織廠反映,9月下旬至10月中旬,受2016/17年度籽棉收購價、皮棉銷售價“高開高走”及棉紗需求階段性回暖的拉動,氣流紡、環錠紡及精梳紗的報價整體有300-500元/噸的上漲,但因調漲幅度仍明顯滯后于棉花價格,因此紗廠的壓力并沒有隨紗價的上浮而有明顯減弱,“連一點喘氣的機會都沒有”是大部分中小棉紡織廠的看法。

  從調查來看,10月份以來,內地紡織企業經營情況分化比較嚴重,少數8、9月份低價存積儲備棉的紡織廠大多開足馬力生產(一些大型用棉企業開始少量采購2016/17年度高品質、高品級手采棉做為配棉),以儲備棉為原料紡紗企業利潤狀況相對樂觀,10月11-13日內地市場非“雙28、雙29”儲備棉成交價14500-14800元/噸(受鄭期近月合約的直接影響);另一些余糧不多的紡企則通過采購貿易手中儲備棉、港口外棉、2016/17年度地產棉及少量移庫至內地的新疆棉過渡,因新棉、陳棉差價達到1000-2000元/噸,因此減產、停產的紡企比例上升,河南新野、江蘇常州、山東昌邑等地中小紡紗廠、織布廠的開機率僅25-35%。

  而在紗線利潤不斷被擠壓的情況下,很多紗廠不得已的開始走上了老路線:價格戰。前陣子,我接觸以為棉紗中間商,跟他拍磚。他說道今年為了做一個大客,每噸毛利只賺30-50元,勉強只夠搬運費,他知道有幾個競爭對手,只要他把價格稍微提一下,馬上被競爭對手切入,所以只能這么低毛利。

  我問他,一個月能出多少貨,他說,就這客人五百噸,兩夫妻加一個跟單,已經忙得團團轉了。我說,那你每月才兩萬毛利,給完搬運費,鋪租、人工、水電,還沒算你兩夫妻的人工,就已經虧了哦。他說,是啊,但你不做,那競爭對手馬上插進來啊。

  這個大客,我也非常熟,也一直有往來,信譽度非常好,量非常大,在南中國紡織業是一面旗幟。但我很奇怪,非常奇怪,我跟這個大客發生生意往來的目的是賺錢,而不是單純的發生生意往來啊,稍微有點小問題,那就是賠款了。
 
  誠言,一個夫妻檔棉紗中間商,每月五百噸,那算可以了,但每月兩萬塊的毛利,那是非常少了。這位同行,很明顯勤奮,但他把低價競爭這個經營手段,當成了經營的目的。我非常奇怪,這么多老板為什么會想到這條明明是絕路的路上去。

  我們每一家單位,相對于中國紡織業的體量來說,只是滄海一粟。別說小單位,就連華芳魏橋這些大單位,就算倒下了,頂多就是有點小水花,絕對起不了大浪,肯定影響不了市場。你這個供貨商因為任何原因倒下了,市場上面,還是大把的供貨商,同樣道理,你用低價競爭的方法,把某個對手打垮了,還是一大批對手冒出來,簡直野火燒不盡,沒風吹都生!

  華芳魏橋,這些超大型紡廠,過往他們用低價來跟市場上的其他紡企搶單,那是因為他們壟斷國家大部分的政府補貼,拿著這些政府補貼來跟其他紡企競爭,所以華芳魏橋可以很低價,低到其他紡廠受不了。而現在他們的政府補貼少了,他們一樣都做不到過往的低價棉紗了,同時,也因為那時候拿著政府補貼來跟國內紡企惡性競爭這過程,落下不少病根,現在他們只是補貼少了,還是比市場上很多紡廠多不少,但都已經受不了,規模大幅度萎縮。

  經營的目的,肯定是盈利,低價競爭,只是經營的其中一個手段,而虧本的低價競爭,是非常高端的手段,只有哪些資金實力非常雄厚,而且短期目的是占有和擴大一個穩定的市場占有率的情況,才能夠使用。

  像我們這個紡紗行業,根本不適合使用這種極端的高級手段。無論你通過什么方法,短期內占有市場一部分的占有率,但只要你下一個階段質量、價格、服務,不符合客戶要求,客戶馬上會在海一樣大的中國紡織業里面找到其他供應商,你之前做這虧本買賣而得出的客戶占有率,會在非常短的時間內,化為烏有。(金融界)

安徽三寶棉紡針織投資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(C)2016 網絡支持 中國紡織網 中華紡織網 生意寶 扑克牌占卜测未来 備案字號:皖ICP備16003076號